瀏覽人次:30194198
反詐騙專線:165

:::

返回愛心宣導文章列表

愛心宣導 - 辦理教育儲蓄戶實務經驗的心得分享

系統管理員 發表於 2009/11/6
位置: [精華區]
文武國小教師兼代廖總務主任冠傑


98年1月中,承蒙校長陳水源先生支持,配合教育處運作教育儲蓄專戶計畫,剛好有在地的企業及善心人士憂心景氣不好,弱勢的小朋友的家庭過不了農曆年關,合計共發心捐款五萬六千元給15戶家庭,讓他們好過年。於是利用這個時機,把他們的捐款(含支票、現金)從接受捐款到送到每一個家庭,共經歷不到5天,趕在放寒假前完成任務。【其中遭遇到千奇百怪的困難,例如:小誠的父母逃債不接電話及手機;小方的父母手機都因沒繳費而遭停機,聯絡簿也不看、不簽名;阿豪的單親父親要上班、加班,沒空來領;甚至還被阿義的父母誤以為是詐騙集團等等。幸好全校同仁獻策:有的透過向街坊鄰居或他們的親戚傳話;有的導師利用空堂家訪跑腿,甚至用晚上家訪送錢;更多在打電話前充分蒐集學生資料,而在電話中耐心的與家長聊小朋友的狀況,取得家長信任,知道不是詐騙電話……,如此才能完成這一個艱鉅的任務,讓單親、弱勢的家庭們能夠過個好年。我們全校同仁都是很有愛心的哦!相信你們也是,只是我們都不善表達而已吧!】



過完農曆年剛開學,把學校低收入戶及中低收入戶的小朋友資料傳到教育儲蓄戶官網,沒想到不到2小時,我就接到來自台北市王小姐的電話:告訴我他們要認養其中一位小朋友這學期的所需5600元,但是他們是14人合資,所以要開14張400元收據,問我可以嗎?我太高興有人那麼快看到我貼的資料,二話不說,立刻說:你們願意捐,我們都歡迎而且感謝啊!說完電話不到銀行三點半關門,就匯款來了!接著幾天有捐650元的(北部)、1000元的(中部及北部)、5500元的(北部)、4600元的(北部);在一個多星期內竟然就超出所需了!更不可思議的是,一位畢業40年的陳姓校友,第一次打電話回母校,就問我學校學生繳不出代收代辦費、午餐費用的人有多少小朋友呢?當時我已經送出向縣府申請1500元的補助代收代辦費的16人資料,所以我以平均每個小朋友一學期要4500元(我們學校吃大安國小中央廚房午餐,午餐費已編列預算減免,沒有另外向縣府申請補助),減掉1500元等於3000元說明給他聽,他當時只是跟我聊聊,暸解現況,沒特別應允什麼。可是,沒想到約兩週後,他竟然匯了50000元給學校的教育儲蓄戶!(比所需的48000元多)真是令人感動不已!
窮不能窮教育,苦不能苦孩子,教育儲蓄戶的機制廣開善門,學校透過教育部「幸福撲滿—推動學校教育儲蓄專戶網」的網路平台上,將需要幫助的孩子們以個案報導出來,讓愛心人士及企業透過此一平台獲得資訊,進而與校方聯繫、匯款給學校公開的帳戶,就可以幫助許多需要幫助的孩子。而幫助弱勢學生的捐助項目有學雜費、營養午餐費、教育生活費及其他等四大方面,可以讓孩子們無後顧之憂的來上學。如此,既符合勸募條例的規定,又有廣大且公開的網路平台,做善事、做弱勢孩子生命中的貴人,似乎更容易了!而且廣大的宣導效果及善款來源,不受地域限制(像敝校所募得的善款,大多來自北部地區)、帳戶透明化(每個月都要更新網站上學校的帳戶收支明細,每半年要公開徵信一次),真是一個值得信賴、非常棒的助人機制哦!



這不到5個月發生的甘苦事件,當我聽到電話那端傳來感謝的哽咽聲(丈夫去世,單親扶養3個孩子又放無薪假的A媽媽,說她曾想過要燒炭,幸好學校告訴她有善心人士捐款給她們),當我看到孩子快樂來上學的身影,當我接觸這麼多不具名的善心人士及企業,雖然辦理教育儲蓄戶業務增加了些工作量,個人覺得,仍然是快樂、感動多於忙碌疲憊吧!以上拋磚引玉,希望大家也能分享,讓這些愛一代代傳下去!





北區救助案例


【案例一】-- 學校學習基本費用
  小真(化名)今年八歲。父親有毒品前科且情緒不穩(憂鬱病症),工作不穩定,所以家中的生活開銷由母親一肩扛起,父母因經濟問題最後離婚。可是他的父親經常藉酒醉糾纏母親,且多次對母親暴力相向,母親也因此多次報警,申請保護令,但是父親仍然到母親的工作場所騷擾、恐嚇,並放話要殺掉全家人。母親心生害怕帶著小真和兄姐到處躲藏,以致於有一段時間輟學到處流浪荒廢學業,後經學校找尋連絡方回校就讀,平安過了一學期。
  但不幸的事件終究發生,在某日,父親在憂鬱症復發及酒精的催化之下,在母親工作場所附近對其瘋狂砍殺,母親身上刀傷一共有八、九刀,刀刀深可見骨,母親的右手甚至有殘廢之虞。父親失控的行為顯然已經對孩子身心造成嚴重的影響,雖然被補,但母親的復健之路仍然漫長,三位子女均就讀國中小,未來學校學習費用更值得我們長期關心,請諸位善心人士適時提供援助。
【案例二】---學費
  小茹在家中排行老么,上有一兄二姐均在學中,父母年齡差距甚大,且父親多次開刀導致身體虛弱而無法外出工作,家中靠著母親在火車站排班開計程車,以及祖母撿拾資源回收物的微薄收入貼補家用,日子雖然窮困但也算安樂。
  但是一次的不幸車禍奪走母親的寶貴生命,家中突然失去經濟支柱,陷入愁雲慘霧的日子。現在四位孩子雖然都陪在父親的身邊,但是靠父親羸弱的身體和祖母漸老的身軀,如何成為四個孩子成長的靠山,讓孩子能有快樂的童年?雖然午餐已由政府補助,仍急需社會善心人士捐助學雜費用,以利小茹能和其他同學一樣快快樂樂上學。
 

【案例三】---午餐費
  小樺八歲,母親為大陸籍,是父親近50歲時所娶,和輕微中風的祖母三代同住。前年父親也不幸中風,必須靠輪椅代步,家中的經濟支柱突然倒下,母親因無法承受家庭變故而離家失去音信,小樺和中風的父親、祖母互相依靠過著簡單的生活。但不幸的事仍降臨在這家人,祖母因中風身體漸弱,終於在小樺小二時過世,小樺從此和父親相依為命。
  小樺日常的中餐由學校提供,導師並將中午學生剩下的飯菜帶回和父親共用晚餐。除此之外,並且由班上愛心媽媽、學校老師提供小額的生活費用,讓小樺及父親皆感受到溫暖的人情味。惟開學在即,小樺家庭因其他因素尚無法立即申請到低收入戶,每個月的午餐費無力繳交,急需社會善心人士協助幫忙。
 


 

南區救助案例
掬一把關愛,提攜弱勢的孩子……
高雄縣民生國小,是三民鄉的最「高」學府-海拔最高。原住民家長,多以務農為生。山上的孩子,應是樂觀開朗,活潑天真的本性,但經濟的困難,文化的弱勢,卻讓小小的童顏少了燦爛,大大的眼眸多了負擔……
 
【案例一】-- 小爸爸的天空
小傑今年國小三年級,父親因身體狀況不佳,收入不穩。家中十幾個兄弟姐妹,經濟原本拮据,二年前慈藹的母親又不幸因中風去世,更是雪上加霜。年紀稍長的兄姐國中畢業後多已外出就業,只有一個姐姐留在家鄉,靠打零工賺取微薄的工資,養活小傑及年幼的弟妹。早餐一向沒得吃,有時候一包科學麵就是一頓晚餐。相較之下,學校的午餐可說是三餐中最豐盛的「大餐」。弟妹生病感冒,小傑就必須請假照顧,身兼父職,儼然是個小爸爸-他,只是個九歲的孩子……

【案例二】---何處是兒家?
小華今年國小五年級,父親長期失業,母親早已離家不知去向,年邁的爺爺靠每月微薄的老人津貼,養育小華兄妹三人。樹林中的「工寮」,是全家人的棲身之所。當平地的孩子抱怨沒有漂亮的房間時,山上孩子的祈禱是:所住的工寮今晚不要被颱風吹垮,別讓豪雨沖刷而下的土石流掩埋-明天一早,我就可以回到另一個安穩的家-在學校,有像媽媽的老師,有好吃的午餐,有安全的教室……

【案例三】---她要的不多
小欣今年國小二年級,父親早逝,母親務農,茹苦含辛,照顧兄妹三人,家中經濟十分困難,無力繳交學校午餐費用。平常在家三餐,也多只有飯沒有菜,導致身體瘦弱,明顯營養不良,發育不佳。即使資質聰穎,卻常因生病請假,無法好好就學-當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無法滿足,如何具備學習動機?也許三餐溫飽,已是小欣最大的渴望……

常言道:「給他魚吃,不如給他一根釣竿。」這句話的前提必須是:他「有能力」拿起這根釣竿。M型社會下,貧富差距的懸殊性已遠超過我們的想像。成長中的幼苗,尤其是弱勢的孩子,需要的不只是學校教育的投入,更需社會大眾的關愛與付出-今天我們不把錢花在教育,未來就必須把錢花在監獄-拉他一把,他將不會成為耗費社會成本的負擔,而是國家明日的棟樑與希望!